黨團工會
"好演員"程永革 幾十年堅守戲劇舞臺 臺上演英模臺下做楷模
   發布時間:2016-08-30
0

 “我的父親是一個認真嚴謹的人,他對工作兢兢業業,對待任何事情都一絲不茍、盡心盡責。身為一名演員,他對藝術的演繹,總是追求完美。他經常對我說:‘只要劇場鑼鼓一響,哪怕家中失火也不能空場,要以大局為重,為觀眾負責。’如今,《兵團記憶》演出獲得了成功,而你卻走了,成了兵團人永遠的回憶……”2015年10月29日,程永革追悼會上,兒子程琛的悼詞將人們的記憶翻回到了3年前的那個5月。

1.“戲比天大,舞臺就是演員的戰場”

  2012年5月,由新疆石河子市歌舞話劇團和石河子市豫劇團聯合演出的大型話劇《兵團記憶》進入緊張的排練中,這時,擔任主演之一的程永革已被淋巴腫大困擾3個月之久了。剛開始他以為自己的病只是普通的炎癥,吃點消炎藥就好了。可是排練沒多久,咳嗽越來越厲害,這才讓他多少意識到點什么。后來,適逢單位組織體檢,發現他肺部有一米粒大小的腫瘤占位,由于病灶太小,無法確定腫瘤是良性還是惡性。醫生建議,不管是良性還是惡性,都應該立即實行手術切除。

  “不行,時間太緊,不能因為我一個人而耽誤大家的事。”《兵團記憶》是兵團準備參賽的重點劇目,程永革是主演之一,如果臨陣換將,就極有可能擱淺。程永革沒有聽從醫生的建議,把醫生開的住院手術單悄悄藏起,全身心地投入到緊張的排練當中。

程永革(敬禮者)生前演出劇照--《邊城警魂》。圖片來源:兵團八師文明辦

  排練在體育館進行,大夏天,沒有空調。每天排練很辛苦,程永革雖然身體不適,但是一天也沒有落下,經常是大汗淋漓。“我們排練間隙,他總會從鋼琴上的盤子里抓一把粉末放進口中,然后喝一口水送下去,繼續排練。后來問他才知道那是他事先準備用來治病的中藥粉。”市歌舞話劇團話劇隊隊長駱漢泉回憶道。

  《兵團記憶》這部戲從排練到公演再到錄完像,已是程永革發現病情半年之后。2012年11月底,程永革住進醫院。此時,他的病情已達肺癌中期。當時的主治醫生很惋惜地說:“半年前的情況還屬早期,那時一發現就做手術,后期的放療化療都不用做了。”

  2012年12月6日,經過長達6個小時的手術,程永革被切掉了一片肺葉。由于癌細胞已經轉移到淋巴,他還被摘除了七個淋巴。隨后,程永革又進行了痛苦的化療。然而他默默承受著,并且邊治療邊工作。

  每場演出完后,他渾身上下衣服全都濕透,整個人都軟了。愛人朱衛華流著淚對程永革說:“你還要不要命,還要不要這個家了!”程永革一個勁地勸妻子:“戲比天大,舞臺就是演員的戰場。”

  “他為戲而生,為戲而死,用生命詮釋了‘戲比天大’這四個字的份量。”石河子市文體局局長黃海這樣評價程永革。

2.“黨員干部能吃虧,才能干好工作”

  “當干部就應該能吃虧,能吃虧自然就少是非……”這首豫劇《村官李天成》里的唱段,是程永革最愛唱的。因為歌詞代表了他的心聲,代表了他做人的標準。

  2015年1月,石河子市豫劇團排演的大型現代戲《我的娘我的根》公演后,深受歡迎,并首次赴河南省多地進行巡回演出。“邊疆小城的一個豫劇團能‘打回’豫劇的‘老家’,并贏得一片叫好,這是多大的榮譽。”石河子市副市長樂旸感慨地說。

  程永革因身體原因沒有參加表演,但他甘當人梯,沒少辛苦。

程永革生前演出劇照。圖片來源:兵團八師文明辦

  演出前,程永革帶隊去河南打前站,親自聯系住宿、車輛、場景制作,還要自己裝卸道具。一卷地毯一二百斤重,三個人扛,就算是小伙子也吃力,可是程永革拖著病體帶頭上。待到把地毯扛上車,程永革已經累得臉色煞白,汗珠子順著臉往下流。由于人生地不熟,出去辦事坐公交車效率低。為了節省時間,程永革都是自掏腰包打車,每次一墊就是好幾百。

  在后來的巡演中,程永革和團長陳文忠每天只能睡一兩個小時,每轉一次場,他們就跟著裝車卸車,等到舞美、燈光都到位了,才去休息一會兒。回憶起自己的好搭檔,陳文忠眼圈紅了:“從河南巡演回來后,他又接著帶隊參加‘三下鄉’巡回演出。適逢年節期間,演出任務也重,他帶著隊伍下團場、走基層,一邊吃著藥,一邊還要慰問演出,直到躺倒時,一直沒有脫離工作崗位……”

  “作為黨員干部,能吃虧,群眾才愿意跟著你去干。”程永革說,“無論做演員還是當領導,我認為只有真心付出,不怕吃虧,學會吃虧,最終才能凝聚人心,干好工作。”

3.一封從未提交的補助申請

  “我叫程永革,身患肺癌兩年,病情需要藥物來控制。愛人是下崗工人,兒子在大學上一年級,父親也于今年去世。考慮到家里實在困難,特向有關部門提出申請困難職工補助。2014年12月19日。”

  這是程永革寫的一份困難補助申請,是人們在他去世后從他辦公桌里發現的。這樣的家庭狀況,面對高額的醫藥費,向組織上申請困難補助,人們都會理解。但程永革寫了兩次,卻一次也沒有交給組織。

  其實,在身患癌癥的這三年多時間里,程永革過得很艱苦。

   程永革(右一)在現代豫劇《梅蓮》中飾演梅蓮的丈夫。圖片來源:兵團八師文明辦

  為了緩解經濟緊張的局面,程永革開始在8小時之外找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兒,有時候每個星期接三場婚禮主持。“永革非常堅強,最后一個月他很痛苦。實在疼得不行了,他會抓著我的手,捏得很緊很緊,臉都扭曲了,從不吭一聲。但一聽說有朋友或戲迷來看他,馬上讓我幫他收拾干凈,面帶笑容和他們說團里的事,說演戲的事。”愛人朱衛華說著說著,流下了淚水。

  在自己短暫的47年人生大戲里,程永革一絲不茍地扮演著自己,寧可虧欠自己,從不虧欠大家。他愛崗敬業,為藝術獻身,卻虧欠了自己的小家,虧欠了愛人和孩子。

  環顧這個家里,除了電腦,最值錢的電器恐怕要屬那臺三洋洗衣機了。而這,還是兒子程琛自己賺錢買來送給母親的。在大連讀大二的兒子程琛很懂事。為了減輕家里的負擔,他一口氣打了三份工。

  兒子程琛說:“我知道父親是愛我的。雖然他沒有給我留下多少物質財富,但是他給我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。父親教導我‘老老實實做事,堂堂正正做人’,我一直都牢記在心間,他的高尚人格將影響我一生!”

  (稿件文字來源:兵團文明辦 作者:邱海虹 石河子日報)


友情鏈接 | 網站地圖 | 聯系我們 | | 鄭州一中官方公共服務微信號:zzyz_wx | 豫ICP備15033550號
版權所有:鄭州市第一中學 地址:鄭州市中原西路182號 招生咨詢電話:0371-67882269 辦公室電話:0371-67882200 教務處電話:0371-67882208 掃碼關注鄭州一中微信公眾號
天天捕鱼赢话费hd